第94章 貧弱~貧弱~(1 / 2)

必须要承认,日本上层奉行的精英教育还是一套的。

加茂宪纪作为加茂家钦定的继承人,从小接受最高级的精英教育。

作为招牌的“赤血操术”自不必说,礼仪、言谈、待人接物这些也都有专人教导。

因此,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加茂宪纪的一举一动都展露出超越同龄人的稳重。

没有东堂葵的狂躁。

没有三轮霞的单纯。

没有禅院真依的傲慢态度。

落在同龄人眼中或许会得到老气的评价,但在长辈,尤其是咒术联盟的高层眼中,这就是大将风度,是他们咒术界代表该有的样子。

哪怕被明理用蹬鼻子上脸的方式一串三,哪怕己方的刺头各种耍宝丢人不齐心,他依旧很好地控制住了脾气,不急不忙地振衣而起,迈着仿佛标尺丈量过的步伐走入战场,对着明理点头致意:

“京都校二年级,加茂宪纪,请明同学指教。”

“你不说,我也会指教你。看在御三家的份上,给你点优待——投降输一半。又或者把剩下的人一起叫上,凑个三对三?”

明理贯彻了开战以来的嚣张。

京都校那边已经习惯,没什么反应,东京校这边却皱起眉头,今天的明理太过反常,尤其是此时,胖达、狗卷棘、乙骨忧太都不太敢认。

这还是那个平时嘻嘻哈哈的同学兼助教吗?

胖达犹豫片刻,正准备问,却被五条悟和真希联手制止。

这不是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讨论的话题,也是深入了解这位不同寻常的友人内心的契机。

“好意心领了,请容许我拒绝。”

乍看之下,加茂宪纪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明理能看到他眯起的眼皮的跳动。

这说明,他的内心并非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只是在压抑愤怒。

真是的,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变,估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一边在心里感慨,一边继续作轻佻状:“为什么?东堂学长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觉得你比他更强?”

“虽然在日常切磋与模拟战中,我没有赢过东堂同学,但这不是我退缩的理由。”

“因为你是加茂家的继承人?”

“没错,我所肩负的责任与荣耀,我必须要战斗,直至最后一刻。”

“只是这些?”明理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无聊。”

“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荣耀、责任、大义……加茂家的荣耀,不容玷污,赤血操术!!!”

说着,加茂宪纪抽出专用的咒具桃木弓,一口气从箭筒中取出六枚箭矢。

一弓六箭这种事在弓道界绝对是天方夜谭,但因为赤血操术的存在,让其变为可能。

说白了,弓的作用只是为箭矢提供初速度,轨道自会通过箭头沾染的血进行修正。

六枚箭矢划过六种不同的弧线,同时射向明理的脑袋、胸口,双肩与双腿。

理所当然地不可能命中,达克莱伊“电光一闪”便将六枚箭矢悉数粉碎。

“只有这种程度?”明理发出一声刺耳的嗤笑,“这样的话,连让我挪动一下脚步都做不到呢。”

“妈哒妈哒(还没完呢)!”

加茂宪纪发出一声嘶吼,竟是将整个箭筒都搭在长弓之上。

不愧是咒具级的长弓,承受了一般弓弦不该有的重量,仍是完成了射击。

箭筒上天,人为地制造出一场箭雨,还是带自动瞄准的箭雨。

“这一招倒是不错,但是——”

箭雨落地的前一刻,沙奈朵展开了念力,将箭矢禁锢在半空中,一个不落。

加茂宪纪见状,立刻加大“赤血操术”的输出,却还是无法突破沙奈朵的念力的控制,最终的结果,箭矢承受不住两股力量的碰撞,纷纷崩坏。

“还有招吗?没有的话,就该换我攻击了,霸道熊猫,达克莱伊!”

“吼!”

“唔!”

明家老二老三应声行动。

霸道熊猫仗着体型与吨位优势正面冲撞,看那势头,就算是一辆泥头车冲过来,他也能一掌干废。

最新小说: 娱乐:我靠神曲成了中老年偶像 真千金重生日常 摧眉[女强] 公主殿下穿到现代后直呼长见识 我靠写书成圣 甜宠蜜恋:辰少的独家占有 七十年代娇妻难当 师尊难逃:黑化反派逆徒嗜我如命 凉薄王爷的吃醋日常 通房有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