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其他类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247章 如有冒犯,你们塔喵的来打我啊3200字,求月票

第247章 如有冒犯,你们塔喵的来打我啊3200字,求月票(1 / 2)

“轰逗你私密马赛带西大~(真的非常抱歉)”

日本传统,躬匠精神再现江湖。

在大哥胀相的带领下,三兄弟一起使用躬匠第二阶段标志性技能——土下座谢罪。

君主蛇的藤鞭和寄生种子自然是解除了。

本来就是误会。

东亚文化圈总少不了这种同音不同字的,比如方方,方芳,比如加茂宪纪,加茂宪伦(かものりとし),明理把加茂宪纪的照片、名字、年龄等资料一亮,误会自然解除。

“我接受你们的道歉,下次注意不要这么冲动,不过这次就算了,因为我也有试探你们的打算。”

既有水准,也有态度。

毕竟特级是跨度最大的层级,只一个评价,不足以判定具体实力。

而态度,则涉及到明理之后对他们的安排。

“你们的咒力输出的术式都达到特级的范畴,但是战斗智慧和经验……可能是因为没有实战的机会,所以还差得远。其中胀相的表现最好,如果小藤藤的动作再慢一点,胀相就能成功脱身,接下来还有得打。”

“Ja!(没得打,他必输)”

君主蛇不满地抗议,直接上了尾巴,卷住明理半个身体。

明理也不在意,熟练地撸着蛇尾:“坏相的表现有点欠考虑,制空优势固然重要,但相对的风险也会成队增长,没有足够的空战经验,很容易落入被动。血涂相……明明有着最强的身体优势,打起来却完全没有章法,你们两个做哥哥的,要好好教教他。”

“了解。”胀相和坏相齐声答应。

胀相接着说道:“其实我不希望他投入战斗,可以的话。”

“这是保护过度啊,就算是弟弟,也有长大的一天。你想保护弟弟,弟弟也会想要保护你,而且血涂,你也不想被哥哥们甩下吧,特别是在复仇的时候。”

“那是当然的啦。”血涂长得最粗,声音却最细,像是个小孩子,“你说的复仇是——”

“就是你们心心念念,与我的兄长同一发音的邪恶诅咒师,加茂宪伦只是他众多身份中的一个。他真正,或者说最常用的名字是羂索,加茂宪伦其实也是受害者,背锅侠,要复仇的话别找错对象。”

然后,明理将羂索的情报一五一十地都告诉兄弟三人,当他们听到额头上有缝合疤这一标志性特征之后,胀相心中最后一丝顾虑消失了。

他再度跪地:“只要能为母亲报仇,我胀相听凭差遣。”

“我坏相也是。”坏相跪地。

“俺也一样。”血涂相跪地。

“都起来,你们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所希望的未来不需要这么一个不安定因素。”

明理伸手将将兄弟三人扶起。

团结能团结的,拉拢能拉拢的。

还有比《九相图》更适合团结的对象吗?

梦想可以成为人最大的驱动力,仇恨同样可以。

羂索这些年造了不知道多少孽,这些人都是明理的团结对象。

这样一个复仇者联盟,我看你拿什么来挡。

来自你的孩子们的微不足道的关心,你挡得住吗?

一念及此,明理的气质再度归于阴沉。

不过马上就被蛇姐用尾巴抽正回来——难受死了,大晚上又冷又没阳光,再没正能量,你让本草蛇怎么过?

明理歉然一笑,却没有刻意压制念头,夜还没有结束,某些事情也没有结束。

重新唤出沙奈朵,让她将唯一的幸运儿送回病院,明理带着三兄弟一路向前,直奔今夜最后一个目的地,也是五条悟最初的目的地——咒术联盟本部。

地方还是老地方。

山路也还是那条山路。

只不过人已经不全是当初的那一批人,建筑当然更加不是。

五条悟站在被他亲自毁掉又重建的建筑前,一边做着要再拆一次的动作,一边和人吵架。

和新任的执法部长以及理事监督。

“金次是我东京支部的人,我们还没说话,轮得到你们来定罪,嗯?”

“是你们的人不假,但你们东京支部也是我们咒术联盟的一部分,难道五条副部长要脱离联盟自立门户?”

和上一任执法部长伊集院老人相比,新任部长要年轻不少,也更加的滑头,会扣帽子。

只可惜,五条悟属驴的,威胁他,越威胁,越来劲儿。

“暂时还没有,不过嘛,类似的想法我已经考虑过几百次,你们别逼我啊,我真干的出来。信不信回头我就去和阿努伊的咒术连再组一个,不怕告诉你们,阿努伊的月之巫女就在东京。”

说着,五条悟亮出了手机,正是咒术连高层的司天大巫女发来的消息,就在不到半小时前,也就是五条悟召开关于夏油杰的紧急会议的途中。

最新小说: 我靠写书成圣 摧眉[女强] 凉薄王爷的吃醋日常 娱乐:我靠神曲成了中老年偶像 师尊难逃:黑化反派逆徒嗜我如命 七十年代娇妻难当 公主殿下穿到现代后直呼长见识 真千金重生日常 通房有术 甜宠蜜恋:辰少的独家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