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新生的樱(1 / 2)

这条发带是罗兰用黑影王国的魔力所制造的道具,具有一部分他的权限,简单来说,就是低配版的面具,类似塔拉的印记一样,持有它的人,可以控制被罗兰主动赋予的黑影兵团。

反正这个间桐樱的心智已经扭曲了不少,只要她的意义是为了自己而存在,在扭曲一点也没有关系。

对于自己喜爱的东西,罗兰总是持有超乎想象的宽容。

间桐樱看着罗兰伸过来的手,一时间呆住了。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罗兰,他只从阴影里露出了半张脸,但那血色的瞳孔却仿佛在燃烧着一样。

自从成为了不会哭也不会叫,连爷爷都评价‘真是无趣的破布娃娃’之后,间桐樱就再也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了,她好像隔着一层玻璃一样,看着外面的世界,看着那些人的言语,表情,内心却无法掀起波澜。

因为害怕痛苦,所以逃避,因为无法反抗,所以逆来顺受,当一个乖巧的人偶,将所有的痛苦自己咽下,这就是间桐樱的生存方式。

现在,这层玻璃好像轰然的破碎了一样,透过罗兰的瞳孔,她好像清晰的看到了罗兰这一刻的想法,对方的话语全都是真实的,他需要她的能力,这个有些荒唐意义,是罗兰发自内心的想法。

与其说这是怜悯,恶意,反而更像一段单纯的交易。

间桐樱需要一个存活下去的意义如容身之处,罗兰需要一个无知性,不会背叛的亲眷,这是明码标价,却无法脱离,以生命来捆绑的契约。

罗兰煞有其事朝着间桐樱介绍道:“在这个世界上,随着命运的步伐,人们都为了追求自己的意义而活。”

“臣子的意义,家人的意义,财富的意义,生命的意义,拥有了意义,才足以被称为人,间桐樱,你是一个无意义的道具。”

罗兰一步步的靠近着间桐樱,到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女孩那急促而温暖的呼吸后,才停下了脚步,以自己那双血色的,却如同宝石一样,散着熠熠光芒的眼眸,紧盯着间桐樱。

“我不会说什么让你去追求自我这种听起来虚无缥缈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罗兰需要间桐樱就好,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的意义。”

很久以前,罗兰就清楚,自己缺少常人的同理心,但对于人性的理解,让他依然能在旅途上,处理好日常的关系。

对于早慧的远坂凛来说,这种劝诱可能只是一段无意义的言语,因为她拥有一切,还没到需要去追寻这种虚无概念的时候。

可对于间桐樱来说,就完全不同了,一个无法回归日常,不存在归宿,什么都做不到的小女孩,最渴望的是什么东西呢?

——被需要。

不论是好人,或者是恶人,只要能够在间桐樱最脆弱的时候吸引到她,给予需要她的理由,她就会点燃自己所有的一切,飞蛾扑火一样的拥上来。

仔细想想间桐樱现在的处境吧,间桐脏砚死了,她不再是有立足之处的继承人,她又能去哪呢?

现在的她还能够回归远坂家的日常吗?远坂时臣会又把她送出去吗?

只要产生一丝裂痕,怀疑就会以涓涓细流的姿态侵蚀所有的信任,最后将它彻底冲垮。

已经接受了间桐家魔道教育的间桐樱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她只是不愿意去想而已。

间桐樱迷茫的抬起了头,对于她来说,罗兰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鬼舞辻无惨看着还在犹豫的间桐樱,心里有点吃味。

最新小说: 两个怨种的旅程 都市之最强仙婿 我最幸运的事是遇见你 疯了吧!就你还想长生? 镇国神将 少女的异世之梦 穿剧之追爱二郎真君 北宋最强纨绔 疯佛传 从扮演福尔摩斯开始成为神秘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