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都市言情 > 天道误我 > 第88章 悲怒隐情

第88章 悲怒隐情(1 / 2)

是日,天降坠龙。

楚州暴雨,洪水泛滥,死者不计其数。

……

……

岳棠凝视着厅堂里那扇弥漫着黑色鬼气的一气山河图。

方圆百里,皆是鬼域。

即使他不出去看,他坐在这艘可以隔绝内外声音的飞舟之中,也能想得到外面是何等惨烈的景象。

被洪水卷走的尸体会慢慢浮上水面。

被撞得肢体破碎、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他们活着时的模样。

还会有零散的东西飘在旁边,也许是桌椅,也许是孩童的木制玩具……

许多魂魄在水中浑浑噩噩地站着,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只是本能地抗拒着轮回之力的拉扯。

他们本来很难做到这点,可是死去的人太多,他们都不走,阴司黄泉路就会缓慢地向这里延伸、扩张。

这里已经不是人间,而是鬼域。

随着浓厚的怨念从黄泉边界流出,逐渐侵染这些魂魄,它们就会发疯。

有的化为厉鬼,有的变成厉鬼的口粮。

……

岳棠似乎又听见了记忆深处的凄厉鬼哭。

他猛然压下翻腾的情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情肃然。

在他身后,几个假扮散修的青松派修士正好返回飞舟。

“掌门,岳先生。”

匆匆行礼之后,他们开始说起了外面的情况。

走蛟洪水波及桐云府全境,除了地势稍高处的村落,几乎没有活人了。

魂魄太多,桐云府阴司不堪重负。

即使走蛟结束,那些鬼卒敢出来干活,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带走那么多魂魄。

通常阴司的做法是默许这里成为鬼域,然后慢慢清理。

至于哪个魂魄变成了厉鬼,哪个魂魄太倒霉被撕碎了,阴司根本不会管。

这时会有一些想要搞歪门邪术的修士赶到鬼域,挑挑拣拣地收走一些魂魄当做炼器材料,就算撞上鬼卒他们也不怕,能跑就跑,跑不掉就动手。

反倒是鬼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搭理这些邪修。

虽然魂魄失踪、消亡之后会在生死簿上形成缺失,算阴司失职的罪责,但是在这种情形下根本没人计较,全部算作厉鬼作祟即可。

只要生死簿不再自动书写后续,那一页纸就可以从主册上脱落了,丢进暗无天日的地府某个角落慢慢吃灰。

“……这只是凡人,附近的修仙宗派情况也不好。”

元婴修士都差点丧命,低阶修士遇到赤蛟更没有活路。

运气好,距离走蛟范围较远的,还能保住一条命。

运气差,就像青松派飞舟那样恰好在江上、或者江岸附近的,一旦卷入旋涡就没命了。

所以青松派飞舟之前跟赤蛟的搏斗挣扎景象,除了最后赶来的长德公,根本没人能目击到。

“鬼域已经出现了,多拖延一天,就有无数魂魄消亡。”

青松派修士愁容满面。

长德公分|身乏术,临走前丢给他们一个泥人。

这个泥人不是坐着一动不动,就是忽然睁开眼睛说话。

由于鬼域的存在,根本不用等到子夜时分,泥人随时可以传信。

“桐云府这群废物!混账!”

长德公泥人甩着袖子破口大骂。

动作太猛,差点把泥人的胳膊敲断。

他看着青松派修士问:“已经有邪修出现了?”

“是。”

而且鬼域扩张的速度很快,感觉就像是桐云府阴司直接放开了限制,主动让黄泉边界扩张。这样可以最快速度的让尸体化为阴阳路上的黄泉泥,魂魄又在某种意义上“进入”了阴阳路,不算逗留在人间。

“可恨,就算杀了邪修也还是会出事,那些魂魄,哎!”

泥人气得团团转,“我本来是越界到桐云府,封印赤蛟之后耗力太大,已经返回了赤阳府,必须要等功德金光恢复鬼神之躯。等老夫再来的时候,已经要三日之后了。”

再过三日,这里会变成什么模样,众人用脚趾想都知道。

“吾等留下,随机应变。”朱丹掌门语气沉沉地说。

“不行……”

长德公本能地要拒绝,朱丹掌门立刻说:“我们冒充邪修,把魂魄收起来,三日之后交还给长德公。”

众人齐齐一愣。

岳棠发现这是个好主意,他适时地问:“最好让赤阳府的鬼卒到这边跑一趟,做出抢夺魂魄的模样。”

长德公泥人一拍巴掌,果断地说:“老夫还能喊上另外两个府的鬼卒,让他们一起来。”

“呃,那些鬼卒……”

“没事,他们那里的城隍会装作不知道的。”

长德公发现魂魄的事可以解决,顿时松了口气。

岳棠若有所思。

当年夏州东明府大灾,同样化为鬼域,可是那些鬼卒袖手旁观,任凭人鬼共存互相厮杀,人吃人,鬼吃人,鬼又吃鬼。

这次走蛟是一场意外,桐云府的阴司鬼神只是胆怯没有露面,事后又很懒惰,派遣了鬼卒能干活,却做得很有限。

东明府大灾的特殊之处,到底在什么上面呢?

最新小说: 再见了我的卧底生涯 炮灰并不想当白月光 绝对臣服 娇与野 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力活下去 穿成魔尊的恋爱脑小娇妻 她怎么哄不好 赴野 别想我 用超推理拯救酒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