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 93 章(1 / 2)

上来送早餐的禅院理穗看到穿着毛茸茸睡裙,打着哈欠的五条悟出现在客厅时,表情凝滞了一瞬。

悟大人真的是...太不拘一格了。

“早上好,鹤衣大人,悟大人。”

“哦,早上好。”

五条悟在桌旁坐下来,禅院理穗看到睡裙腋下部分散开的布料时,冷静道:“抱歉,是我疏忽了。稍后就让人给您送衣服来。”

其实,禅院理穗昨晚就让人准备了给五条悟的换洗衣物,但是现在情况有点特殊,没有收到指示的她并未擅自上楼。

“没关系,鹤衣的睡裙挺舒服的。”五条悟满不在乎地说。

禅院理穗:......

说不定,是悟大人身体里的鹤衣大人要穿的?

吃完早餐后,五条悟换过衣服,然后开始在禅院家里溜达。

禅院家的族人不知道五条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本家,而且还一个人四处乱逛,但是没人敢发出疑问。即使在路上避无可避的碰见了,也都是恭敬地低头行礼,然后匆匆离开。

五条悟并不是在进行什么饭后的消食行动,而是在带禅院鹤衣研究家里的结界。

禅院本家虽然被劈过了一次,但是有许多的结界核心并未被破坏,重新注入咒力后便又能使用了。

这些从很久之前就流传下来的结界禅院鹤衣在小时候就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但是六眼看到的结界是一个整体,比她通过感知和咒言感受到的结界更加详细。

现在就像是她把一道题用自己的方式做出来了,然后再看看标准答案里的解题思路,会发现一些新的灵感和那些被自己忽略了的小细节。

让五条悟带自己去看结界这种事,他们在高专就做过了一回。后来仔细想了一下,天元之前说的进化之后他无处不在这件事,也初现端倪。

天元知道五条悟是来看结界结构这件事不让人意外,因为之前夜闯薨星宫时,他们就露出过这种打算。但禅院鹤衣的灵魂突然跑到五条悟身体里去了的这件事,只有寥寥几人知晓而已。

他们可以确定,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会透露出去,但天元还是知道了禅院鹤衣就在五条悟身体里。

说明高专内的一举一动大概都在他的感知范围。

不过天元此举并非是在讨好,而是想把他们两个人早点赶走。

毕竟禅院鹤衣可是光明正大地问过能不能杀死他的,而天元的本体就在薨星宫内,他一点都不想这两个无人能管束的问题儿童在自己的地盘上多待一秒。

不过天内的那个结界,结构极其复杂和精妙,即使有六眼作弊,禅院鹤衣一时间也没能弄懂,于是便想着能不能先从其他的地方积累一些经验,再去研究那个。

慢悠悠的五条悟逛到一座庭院外时,被结界拦了下来。

“这里面是什么?”五条悟挑了下眉,好奇地问,“忌库还是书阁?”

在思考问题的禅院鹤衣听到他的话之后回过神来:“藏书阁。”

提到藏书阁,禅院鹤衣想到了什么:“里面或许有关于灵魂的事情?”

“那你能打开吗?直接打碎结界好像不太好。”

“可以。”

然后,禅院家防护最严密的一种结界,被禅院鹤衣很随便地告诉了五条悟怎么钻漏洞。

正好从藏书阁里出来的禅院直毘人看到大摇大摆迎面而来的五条悟后,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没有警报,结界也还能感受得到...

是鹤衣吧,

鹤衣打开的。

五条悟看到禅院直毘人那复杂的眼神时,笑嘻嘻地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出来遛弯啊。”

说完,五条悟不等禅院直毘人的回答就径直踏进了后面藏书阁的大门,那悠然自得的模样,仿佛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禅院直毘人:......

“啧,讨厌的小鬼。”同样也是来找和灵魂相关事件的禅院直毘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五条悟的看书速度比禅院鹤衣快多了,一眼扫过去就知道

有没有自己要找的东西。

在藏书阁待了大半天,把禅院鹤衣之前没有看过的书都翻完一遍后,他们并没有找到关于灵魂出走的记载。事实上,连关于灵魂的字眼都很少,只是一些游记中一两笔地带过而已。

不过对这个结果,禅院鹤衣和五条悟并不失望——

毕竟禅院鹤衣的灵魂突然跑到五条悟身体里去的这件事情,跟咒力没有关系。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的。

晚上。

五条悟枕着自己的手臂,侧身看着身边呼吸绵长的少女,手中还捻着她的一缕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玩。而他身体里的禅院鹤衣因为在整理思考结界的事情,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半晌,五条悟翻了个身,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忽然说:“明天去五条家找找吧。”

“什么?”禅院鹤衣下意识应了一声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思索了一瞬说,“我还想去加茂家看看他们的结界。”

“好。”说着,五条悟又重新侧对少女,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准备睡觉。

清冷的香气被身体的温度充分浸染,暖融融的。

五条悟像抱抱枕一样把下巴垫在她的脑袋上,感受着那扑到脖颈上的气息。随后,目光没有焦点地在黑暗的房间中游移着:“鹤衣。”

“嗯?”

“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五条悟的话没头没尾的,但是禅院鹤衣知道他在说什么。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一开始只以为是大脑受到刺激,还没恢复而已。所以就没跟你说。”

毕竟是她自己提出要体验无量空处里被信息塞满脑子是什么感觉的,但悟如果知道她因为这件事情身体出现了异常反应,大概会难过,所以才没说,想着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好。

可没想到竟然会出这么大的乱子。

听到禅院鹤衣的话,五条悟紧了紧手臂,怀里少女的脸颊贴上他跳动的脖颈。

“可是,你瞒着我的话,会更伤心。”五条悟声音很轻地说。

禅院鹤衣忽然就有点想哭。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那这次就原谅你吧。”

***

因为五条家随时都可以去,所以第二天吃完早餐后,五条悟就去加茂家了。

离开禅院家之前,对禅院鹤衣身体十分不放心的五条悟还在禅院鹤衣的指导下,多放了一个结界。

原本只是潦草掌握了一些结界术的少年,因为这几天跟着禅院鹤衣看结界、学结界、用结界的行为,一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结界师。

对此,禅院鹤衣羡慕地表示:人比人气死人。

***

多年来,五条悟已经习惯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地进禅院家。

所以,当他进入加茂家的地界触发了对方的结界时,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啊,是不是该打个电话,递个拜帖什么的?”

说是这样说,但是少年还是

一瞬不停地进去了。

有人闯进了本家。

听到警报声的加茂族人即刻戒备起来,护卫队迅速集结,想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擅闯御三家。

最新小说: 炮灰并不想当白月光 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力活下去 娇与野 别想我 赴野 用超推理拯救酒厂 再见了我的卧底生涯 穿成魔尊的恋爱脑小娇妻 绝对臣服 她怎么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