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历史军事 > 凤君逃婚后 > 第46章 早恋

第46章 早恋(1 / 2)

凤箫毫不客气地嘲笑:“你也会不好意思吗?就你这城墙厚的脸皮,抹脸妖都抹不掉……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凤箫突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听了一大段的意思,还真没第一时间明白每个意思的意思。

现在他回过味来了。

龙笙是不是说了句……

我对你有意思。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吗?

凤箫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龙笙回答:“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凤箫:不敢想。

凤箫装傻:“听不明白,你能不能讲清楚一点?”

龙笙低声:“我喜欢你。”

凤箫是真没听清:“什么?”

“……”龙笙攥拳,抬头,字字铿锵有力,“我喜欢你。”

“不只是对朋友的喜欢。”龙笙搜肠刮肚,努力搜寻着形容词,想着该怎样形容他对山鸡的情愫。

是想合卺同牢的喜欢?

不不不,还没到那份上。

他喜欢谁,到最后是一定会成亲负责的。不过此时此刻,情窦初开的少年,刚体会到爱恋的滋味,还没有想得那么深远。

早恋的孩子,哪里就直接想到成亲那一步。

他就是觉得,小山鸡对他是特别的存在。

“不见时就心里想着见他,见了便心里欢喜,他多看别人一眼就心里酸,他受伤了会心里疼。你要是对谁有这样的感觉,他就是你爱的人。”母后是这么跟他说的。

龙笙想了想,他与凤箫形影不离,第一条还没机会体验。可只要一想到日后他回到龙族,要被迫与凤箫分开,少了这么个有趣的玩伴,独自回到冷冰冰的宫殿……还未分离,他就已经很想念凤箫的闹腾,这会不会是不见时就心里想着见他?

他喜欢逗凤箫笑,逗凤箫恼,和凤箫在一起时虽总打打闹闹,却很轻松愉快,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算不算见了便心里欢喜?

凤箫养了只罗刹鸟,注意力便总放在那只鸟上,对那鸟温声细语、关怀备至。龙笙见状就看那只鸟愈发不爽,这是不是他多看别人一眼就心里酸?

马车出事那日,龙笙护得那样及时,想着若真有万一,凤箫受了伤,他必让那车夫与幕后之人付出代价。他下意识用自己的手背挡下冲撞,瞬间剧痛,都不愿让凤箫撞到额头,因疼痛皱半分眉头,这叫不叫他受伤了会心里疼?

桩桩件件都表明,他对凤箫的在意,早已超出了朋友的距离。

他就是喜欢这只小山鸡,想和他有比朋友更亲近的关系。

人间形容这样的感情叫……男女之情。

龙笙终于生涩地表达出来:“我对你,是男孩对姑娘的喜欢。”

凤箫:“………………”

凤箫发飙:“你才是姑娘!看清楚,小爷是男的!掏出来比你还大!”

龙笙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凤箫身下,关注点瞬间被带歪:“这可不一定,掏出来比比?”

他不信山鸡能有龙族的大。

凤箫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当即起身解开腰带:“比就比,我肯定比你大!”

不要低估雄性生物在这方面的攀比心,尤其是两个正值青春期的男孩。

这个年纪的孩子有种神奇的耻度——他们情窦初开,懵懂悸动,会因为一个对视,一句话,一次皮肤触碰而害羞脸红,激动万分。可他们又对成年人的床笫之欢一窍不通,即使同处一室,赤诚相对,也真的只是在单纯比大小,没有一丝不纯洁的念头,不会感到丝毫羞耻。

何况人形也不是他们的本体,羞耻感就更小了。

罗刹鸟飞出去觅食了,卧室里就他们两个少年。

凤箫利落地把腰带一扔,裤子一落,褪到膝盖,露出白皙修长、光洁无毛的大腿。

“看吧,一点儿都不小。”凤箫得意显摆道。

在凤凰族,小时候,他和别的雄凤也比过。

凤凰族没有同龄赤凤,阴盛阳衰指的就是赤色王族血脉。可鹓鶵、青鸾、鸑鷟、鸿鹄中的雄性并不少。一群雄凤玩闹时,从凤化为人形,年幼无知的男孩们都会好胜攀比起谁更大。

凤箫就没输过。

在丹穴,他可是傲视群雄的存在!

凤箫自信地想,蛇妖见了他的雄伟,定会感到自卑。

龙笙看了眼,似笑非笑:“……呵。”

凤箫仿佛从他眼里看见嘲笑。

凤箫很不服气:“你快脱!我不信你还能比过我!”

龙笙“啧”了声。

这不得让小山鸡见识一下龙族的威武?

龙笙指尖修长,慢条斯理地挑开金腰带的锁扣。

他抽走了腰带。

凤箫呆住了。

片刻后,凤箫悲愤地提上裤子:“你们蛇类,太过分了!”

龙笙优雅地扣好腰带,宽慰道:“鸟族长成你这个样子,也不算小了。”

都说小鸟儿小鸟儿,凤箫在鸟族真的已经很可以了。

碰上龙笙也是实在没办法,种族优势。

凤箫憋屈:“我还会继续长大的,迟早有一天能超过你。”

他现在还发育不完全呢!他还有机会。

龙笙轻描淡写地发出暴击:“哦,我也会长大。”

谁还不是个少年了。

两人火.药味十足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

刚才还完全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两个少年,突然被这一个眼神交汇触发机关,各自转头,不约而同进入羞涩模式。

他们没忘记刚才的话题,一个刚告完白,一个刚被告白。

半晌,凤箫别扭开口:“你说喜欢我,有你这么喜欢人的吗?”

喜欢谁,不应该让着谁,哄着谁吗?父王对母后就是这样的。

蛇妖除了气他还会干什么?

龙笙还挺理直气壮:“我哪儿知道喜欢人应该是什么样,我又没喜欢过别人。”

凤箫:我真没出息,听了竟有点高兴。

凤箫好奇:“你怎么会喜欢我啊?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这哪儿说得清,相处久了觉得开心舒服,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呗。

“我不是在落羽镇就说过,找个善良大度不计较的姑娘嘛。”龙笙随口道,“这一路上哪来这种条件的姑娘,你也不是不能凑合……”

小山鸡真挺善良大度的,这不是反讽。

就龙笙这张嘴,真是个小肚鸡肠的,早就和他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龙笙和凤箫看似性格不合,一言不合就吵嘴,却实在是没有比他们更适合当彼此同伴的了。

如果没凤箫这么天真可爱、明媚赤诚的伙伴,根本无法让龙笙卸下心防,卸下重担,被凤箫的赤忱感染,去做一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少年。

凤箫自幼被宠大,因他是赤凤太子,血脉高贵,丹穴所有凤凰都事事顺着他,一句话都不会反驳他。这听起来很好,可也很无聊。龙笙不跟他唱反调,凤箫还提不起兴趣和他做朋友呢。

朋友不就应该有争吵,有打闹,但还是可以和好的嘛。什么都听他的,的确是不会有争吵,可这是朋友吗?凤箫的朋友们,永远都把他当太子殿下尊敬。凤箫开个玩笑,他们就诚惶诚恐地请罪。凤箫不喜欢这样。

龙笙一点儿都不尊敬他,凤箫起先觉得被冒犯,可渐渐觉得,这才是他喜欢的相处模式。

龙笙觉得待在凤箫身边放松,凤箫又何尝不是。

血统高贵是一把双刃剑,带给他至高无上的荣宠和地位,也让他失去真正的朋友。凤箫的朋友们,不是不真心待他,是不敢目无尊卑,把他当平等的伙伴。

做久了凤凰,做一次山鸡也没什么不好。当山鸡,他能有一个完全不因他身份而拘束的好朋友。虽然这个朋友不拘束得过头了……

有些被捧惯宠坏的人,唯我独尊,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丝毫忤逆。凤箫不一样,龙笙这么欠揍,他都没真的记恨过,是只脾气超好的凤凰了。

“我不是姑娘!”凤箫第一万次强调,“你再说我是姑娘,我就要生气了!”

本来被当成雌凰嫁出去就烦,他不想被看成女孩子!

“没有把你当成姑娘的意思。”龙笙解释道,“我是说,我对你的喜欢,和别的男孩对姑娘的喜欢一样……总之,是和朋友不一样的喜欢。”“至于为什么会喜欢,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现在让我回答,我一时也说不清。”龙笙认真思索,“反正就是,和你待在一起,还挺开心的。”

凤箫心里偷着乐,嘴上道:“你当然开心了,你的开心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整天取笑我,欺负我。”

龙笙一针见血:“可你不也乐在其中吗?而且,那不是我单方面取笑欺负你,你也可以取笑欺负我。只是你说不过我,这是你的问题。”

如果凤箫真的不喜欢,他不会去做。

最新小说: 炮灰女配拒绝攻略路线 女装大佬荒野求生记种田 软玉温香 小夫郎需要火葬场(女尊) 侧妃生存指南 思归 穿成年代文里的作精小姑子 穿书后我靠系统商城暴富 暴君的佛系宠妃 嫁进年代文里成了祖国栋梁